特朗普上任之后美股将如何发展?

摘要

特朗普当选之后,美股出现持续上涨的现象,但实际上,这也是奥巴马上任所带来的美股牛市的后续。在此起点上,特朗普正式就任之后,美股究竟如何发展还是充满了不确定性。

特朗普牛市

多家机构几乎都表示,2017年的美股市场的波动性和不可测性都将同步升高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美国新总统就任时,投资者总应该更加谨慎,哪怕这位总统是令美股在过去两个月里大涨6%收获“特朗普牛市”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1928年以来,数据显示,在美国总统正式就任后的一个月内,标普500指数的中位数走势是-0.7%。1月20日,特朗普发表就职演讲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近98点,讲话后涨幅收窄至38点,交易量收窄。截至当日收盘,道指涨94.84点、涨幅0.5%;标普500指数小涨0.34%至2227。

主流观点认为,在全球经济改善、企业盈利上升的背景下,美股在2017年的走势仍然值得期待,但关键在于“特朗普不是一个职业政治家,因此他的政策和观点都更具有不可测性”。

“美股此前依然处于‘特朗普牛市交易’模式中,但是鉴于市场已经提前计入了较多未来的政策预期,近期市场存在一定的预期兑现风险。”敦和资产海外市场交易主管李梦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花旗则预计,标普500指数的2017年目标价位为2425点,相应盈利增速为9%。

 

历任总统上台后的美股表现

尽管特朗普并非职业政客,但投资者的行为金融学总是存在路径依赖,因此从历任总统就任后的美股情况来展望2017年的美股情况,似乎也颇为有趣。

先从最近的奥巴马说起。2008年,奥巴马新官上任之初,美国正在同金融危机的后遗症做着抗争,雷曼兄弟的轰然倒塌仍然记忆犹新,美国经济仍处于深度萧条之中。

雷曼兄弟破产当天,道指收盘创“9·11”事件后单日最大跌幅,下跌了504.48点,跌幅为4.42%。美国国际集团(AIG)股价当日暴跌了60.8%,给道指带来巨大压力。

当时市场已经处于谷底,奥巴马上任后,美股长达7年的牛市拉开了序幕,且至今尚未走完。

奥巴马任职期间,美联储率先启动“量化宽松”(QE),向市场注入天量流动性,推高了美股估值。此后,英国、日本、欧洲央行都采取了相似的刺激政策,推高全球市场估值,但也加剧了各界对于资产泡沫的担忧。

2000年的美国大选时,美国股市仍正在互联网泡沫的破灭中挣扎,在布什上任一百天内,股市处于下跌状态。尽管布什推出了里根政府以来最大的减税力度措施,但市场似乎仍不买账。

此后几个月,“9·11恐怖袭击”事件就发生了,美股暴跌。“9·11”后,美国股市关闭,在9月17日股市重新开盘后,尽管美联储和欧央行分别突然降息0.5个百分点以稳定人们的信心,支持股市,道琼斯当天还是下跌了7.1%,其后又连续两天小幅下跌。

尽管此后几年美股持续上涨,但在2007年发生的美国次贷危机以及此后波及全球的2008年金融危机,也使得此前几年的涨幅化为乌有。

再倒退至克林顿就任之时,其开场则并不顺利,他先是与国会陷入“拉锯战”,当时的医保改革也受到了阻力。但此后克林顿以超预期的速度通过了1.5万亿美元预算。数据显示,美股在克林顿执政100天内涨幅很小,但即使开头并不出色,在其就任的8年内,美股的涨幅之大却超过此前任何一任总统。

再到老布什,其任期只持续了4年,但美股的涨幅仍然可圈可点。他上任之初就提出了降低资本利得税的政策,标普500指数此后涨幅高达8%,几乎全球指数都在同步上涨。只是随后发生的海湾战争和柏林墙倒塌掩盖了老布什的部分政绩。

那么美股在特朗普任下又会如何呢?相较于此前几任总统就任时的美股状况来看,特朗普“继承”的是一个估值已然很高的美股市场。所幸,美国经济已经率先复苏,美国接近实现了充分就业,通胀也不断接近目标(2%),这不可谓不是一个强劲的起点。

 

估值高、不可测性加剧

至于2017年的美股走势究竟如何,记者采访的多家机构几乎都表示,今年市场的波动性和不可测性都将同步升高。

瑞银全球资产管理美股策略师迪格南(Tom Digenan)表示:“股市波动性会因为特朗普的即兴演讲而加大,我们不知道未来他究竟会如何推进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以及究竟能在多大程度落实减税、去监管等措施。”

在上周的就职演讲中,特朗普通篇充满“民族主义”的演讲强调了两大政策重点——购买“美国制造”、雇佣美国员工。同时,他也提到了要修路、造桥等基建投资。

然而,这一系列利好美股的演讲却再也没有让市场继续“盲目乐观”。标普500指数从大选结果出炉至今涨幅高达6.2%,在69个交易日内回调并未超过1%。但投资者从12月以来就变得更加谨慎,这体现在——现金头寸和空仓头寸开始增加。

根据美银美林的调查,全球基金经理1月增加了现金持有量,从12月的4.8%增至5.1%,而这一比例远远超过4.5%的10年平均水平。调查还显示,最大的担忧来自中国货币贬值和美国发起贸易战。

此外,根据标普500指数ETF-SPDR(最大的一只追踪指数的基金),1月19日的空仓头寸从一周前的308亿美元涨至329亿美元。这是在美国大选两个月后的首次逆转。

尽管特朗普的各项政策不确定性和其本身的性格令市场更难以预测,但经济基本面的好转似乎是确定的,并在稳步推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月发布最新展望,维持对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3.1%的预测,这也是金融危机以来IMF首次没有下调其预测。此外,IMF上调美国2017和2018年增速预期至2.3%(+0.1)和2.5%(+0.4)。

李梦杰对记者表示,“中期内,3月份荷兰将开启欧洲2017年的大选年,英国可能启动Article 50,美联储可能在一季度因基数效应带动的通胀预期在二季度走弱的情况下按兵不动,我们认为在上述风险事件尘埃落定之后,二季度可能开启一个对于金融资产较为有利的窗口期。”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